第 5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去吧。”徐青澜的声音显得有些力不从心,才刚坐起一会儿便觉得发晕。

    脑海里残留着的片段仍旧给她记忆深刻,可她不信命,或许命运与梦境恰恰相反。何况一个梦境能说明什么?

    她垂下眸子看着自己的手不像其他闺阁女子白皙,柔嫩。哪怕已经精养了三年,仍旧有使用刀剑留下的薄茧,后背上还有未祛除的刀疤。

    世上男人偏爱弱柳扶风,温柔细腻的女子,连那位也免不了俗。

    春月的速度很快,没一会儿便端着药碗走了过来。她将药碗端来递给徐青澜,旁边放着一小碟蜜饯。虽说娘娘喝药从来不吃蜜饯,可太医说这药甚是苦辣,她便取了一碟蜜饯。

    徐青澜许是当惯了‘男人’喝药从不使用勺子,直接端着碗凉了一口喝下。她将药碗递给春月,春月接了过去将蜜饯递给徐青澜。“娘娘,尝尝蜜饯,去去苦味。”

    徐青澜瞧着她认真的模样,不想辜负她的一片真心便从碟子里拿起一颗放进嘴里,瞬间被甜滋滋的味道包围,苦味也似乎淡了一些。

    她见春月用亮晶晶的眼神望着她,里面似乎布满了星辰。便道:“是挺甜的,苦味也去了不少。”

    “剩下的你若喜欢便将它吃了,放久了也会坏。好了,你下去吧,让我歇息。”

    春月将蜜饯放在一边,拿下多余的帛枕,等徐青澜完全躺下。这才放下幔帐,拿着蜜饯走出寝殿。

    萧明渊处理完政事,拿起一卷书细细品读。读了一会儿,方才问:“贵妃如何了?”

    苏公公道:“贵妃已醒,方才喝了药便又歇下。”苏公公一直派人时刻注意着青澜宫,以免皇上问起。

    萧明渊“嗯”了一声,便再无话。

    申时末。萧明渊这才放下手中书卷,起身。“摆驾青澜宫。”

    青澜宫的庭院里种满了勿忘草,开满了浅蓝色的小花,迎风摇曳,像是欢迎心上人的到来。

    徐青澜在边关时意外得到了这种花便留下了花种,后入宫便将整个青澜宫的庭院里都种满勿忘草。

    萧明渊穿着黑色的锦袍走入这浅蓝色的庭院时,却没有人前来接驾。苏公公正想要开口时便被萧明渊阻止了。

    青澜宫的宫女连同太监也就四名左右。当初萧明渊打算多赏她几个被她以安静之名给推辞了,如此瞧着总有般凄凉的景象。

    苏公公等人一直候在殿外,萧明渊直接一路畅通的走入寝殿,掀开幔帐,床上的女子依旧熟睡。徐青澜的锦被已经被她掀开一角,萧明渊瞧着她那苍白的脸色,低下头将被子重新给她盖好。

    深不可测

    萧明渊坐在一旁的软塌上,桌上还放着一本翻阅过的书籍。他拿起来翻阅了几卷,这本书都在讲排兵布阵的方法,怎么她还想上战场?

    春月看见苏公公立在门外便知道皇上一定是过来看望娘娘了,说不定他们现在就在互诉衷肠。她当即拉住想朝前走去的夏冬,小声说道:“你还走过去做什么?”

    夏冬渴望见到,春月拉住她才立刻反应过来怕春月对她有所怀疑,便为自己找了一个借口:“我想要去看看娘娘是否需要用膳。”

    春月使劲儿拽着她往回走,低声告诉她:“你没瞧见皇上来了吗?娘娘有了皇上陪伴现在肯定不需要被打扰。走吧,这做奴婢的不仅需要忠心,还得学学察言观色。”娘娘用什么膳啊,皇上都来了。

    春月可不知道眼前这人不仅没有忠心,连忠心都不知道为何物。

    徐青澜只觉得这一觉睡得格外的久,掀开锦被,朝外喊了一声:“春月。”

    寝殿里只有她的回音,她下床掀开幔帐,刚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

    萧明渊坐在软塌上,手里还拿着她时常翻阅的兵书。听见她的声音也并没有回答她,等她走了出来才将目光移到她的身上。

    冷冷的,深不可测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