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3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个小宫女从前面走了过来行色间有些慌张,邓皇后停下脚步,这人似乎有些眼熟。

    安嬷嬷一瞧皇后的神色,得,皇后娘娘又没认出自己的人。等人到了面前,安嬷嬷呵斥道:“你学的规矩都被抛到脑后了,怎的这般没规矩。”

    小宫女急忙跪下告罪。

    邓皇后是一个宽厚的人也没计较小宫女的失礼,她轻声道:“起来吧,你这般慌张可是有什么急事?”

    小宫女喘着气说:“禀娘娘,容昭仪意外落水现在昏迷不醒。”

    邓皇后一听,忍不住扶额,这都是什么事儿。不过区区一个昭仪,她也懒得去看望。她侧头嘱托安嬷嬷:“你亲自去一趟畅音殿,顺便在本宫库房里挑一物件送过去。”

    “是。”

    “好了,本宫乏了,得回宫好好歇歇。”

    徐青澜披着青灰色的大氅,站在空旷的庭院里,雪花纷纷扬扬的从空中旋转,飘落。一些落在了她的肩头,一些落在了她的发上。她的发丝掺杂着白发,垂直披散在背后。

    .

    如今的青澜宫相当于一座冷宫,早已不复当初的热闹。她只留下了春月和小豆角陪伴在她的身旁,这两人时不时的给她讲一些笑话,哪怕她并不觉得好笑。仍是很给面子的笑了一声。

    这日,忽然下起了大雪。她便打发他们去皇后那里讨一些美食制作的方子,皇后格外喜欢民间的小食,时常给她送一些来。

    她想看雪,有那两人在是绝不允许她这么胡做的。

    徐青澜抬起手掌接住一小片雪花,记忆里父亲也曾在大雪纷飞里带她打雪仗,而哥哥总是被欺负的一人。

    自从入了宫,她总是想起父兄,尤其是近日。母亲因为责怪她当初没和父兄一起上战场,便将他们的死推到她的身上。认为是她害死了爹爹和哥哥。

    一进宫门深似海,又埋藏了多少无人诉说的心事。

    院里传来脚步声,徐青澜以为是春月他们回来了,便道:“皇后娘娘今日还在研究吃食吗?”

    邓皇后喜欢吃的,也格外喜欢自己动手去做,往往闹得整个鸾凤宫鸡飞狗跳。

    来人未曾回答,徐青澜便意识到这并不是她的春月。

    她转过头看向宫门口站在着的男人,他仍旧是记忆里的模样,只不过龙威更甚。而她已经老去,红颜枯骨,美人终究迟暮。

    萧明渊见她只是愣在原地,也没计较她的失礼。便径直走了过去。

    被男人的气息所笼罩,徐青澜微微退开几步,看着眼前的萧明渊。她淡淡笑着,“陛下,怎么突然来青澜宫了?臣妾近来越发的体弱,不能向陛下行礼,还望陛下恕罪。”

    你是朕的妃

    “你可是在怪朕?”萧明渊将手负在身后,眸光淡淡的望着她。

    徐青澜拢了拢大氅,站在雪地里久了,连腿脚都有些冰凉了。她神色平静的望着眼前她爱了十七年的男人,一如当年的尊贵不凡神秘莫测,而她那颗心早已停止了跳动,心如死水,再也泛不起涟漪。

    喉咙里有些腥甜,她努力压制。哪怕时日无多,她仍是不想让他知晓。她用手帕压了压嘴角,语气平静:“臣妾不敢怪罪陛下。”

    萧明渊眉心微皱,俯身下来,“朕听太医说你心中忧思成疾,郁结于心。朕想要知道你心中的忧虑是什么?”

    “陛下不知道吗?”

    “……”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