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探望

    “那为何不先告知皇后?你去趟皇后那里让她先去瞧瞧贵妃的病情。”

    “是。”

    苏公公用余光偷偷的看了一眼身边神情严肃的帝王,随即行礼告退。出了乾极殿的门,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惋惜。贵妃出身将门,十五岁便披甲上阵,征战沙场十年塑造了不少沙场上的神话。

    对于这么一个女将军,苏公公心里只有佩服,无比的佩服。若无军人的保家卫国,何来家园安宁?因而对于青澜宫,他本着能帮则帮的原则。可瞧着陛下方才的神情,再回想贵妃入宫这三年,所有心思皆化为一场叹息。

    春月将手帕搭在女子的脉搏处,让张太医为娘娘问诊。

    春月的注意力全然放在了张太医的身上,没注意到一名身穿正红色宫装的女子走了进来。直到女子开口问:“可知贵妃患有何症?是否严重?”

    这嗓音和煦温柔,如沐春风,又给人娇娇甜甜的气息,不是皇后还有谁?

    春月和张太医连忙行礼告罪:“参见皇后娘娘,娘娘万福金安。”

    “免礼。”

    “本宫问你,贵妃的病症是否严重?”

    张太医道:“启禀娘娘,贵妃乃忧思成疾,又因受凉感染风寒致使旧伤复发。”他斟酌一番,道:“贵妃风寒略微严重,臣已开好药方,一两个疗程贵妃风寒便可痊愈。”

    “那贵妃的旧伤如何治愈?”皇后娘娘略有担忧的问。春月抬眼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位出身寒门的皇后。

    “贵妃娘娘的旧伤,臣能力不足,还请皇后娘娘恕罪。”张太医没说的是贵妃娘娘早年中毒,又受剑伤,加上忧思成疾,内里早已亏空。若是不精细养着,怕只有十年的寿命。

    皇后走了过去,掀起幔帐,床上的女子十分病弱稍有不慎便会香消玉殒。她见识过她的英姿飒爽,见识过她的才情,也见识她的柔情似水。

    想起当初的飒爽英姿,忆起宫中她的日益憔悴。她伸出手抚摸着女子的纤纤玉指,低声道:“你就不能为自己活一次吗?”

    女子似是听见了她的话,手指微微动了一下。皇后的目光放在她那憔悴的面容上,没有察觉女子的微动作。

    张太医已经被小豆角请到偏殿,春月站在皇后的身后看着她对自家娘娘说话眼中蕴含的怜悯,看着她轻轻将娘娘的手放进锦被里。

    “好好照顾贵妃。”

    “是。”

    邓皇后说完,便挽着嬷嬷的手走出了青澜宫。她还得去一趟乾极殿,每次见皇帝,她总是得给自己打一打气。邓皇后深吸一口气,腹中已经空旷,得需补补。

    安嬷嬷想起贵妃的模样,忍不住叹口气:“你说贵妃好端端一人儿,怎么把自己折腾成这般模样。”

    安嬷嬷是邓皇后的乳娘,当年皇后入宫时只带了安嬷嬷一人,情谊自是无比深厚。对于贵妃,安嬷嬷也是对她充满敬佩,这世上能有几个女子能像她一样征战沙场,保家卫国。

    只可惜再聪明,再能干的女人也会陷入情网,无法自拔。

    青澜宫

    对于安嬷嬷的话,邓皇后没有回答她。

    她能当皇后起初她还自以为皇帝必是对她有所情意,只不过后面才看清陛下只是需要一个管理后宫的人。她出身寒门,无权无势,皇上自是不必担心外戚干政。

    看出了皇上的心思,她便将所有心思都收回。妄图去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致使自己遍体鳞伤,她不是那般愚蠢的人。毕竟,皇后乃后宫第一人,无论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既然如此,她就好好当她的皇后。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