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 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受凉

    层层叠叠的幔帐垂落在地毯上,在两丈远的地方放着两个炭盆正烧得火红。侍女们小心翼翼的擦一些珍贵物件,唯恐惊扰了床上的那人。

    一丝寒风从半开的雕花窗口处吹了进来,惊起了幔帐的一角。燃烧的炭盆也被吹得火星摇曳。

    透过重重幔帐隐约可见床上的是一位极美的女子,脸色透露着不正常的白,眉心紧蹙。细密的汗珠在额间冒起又滑进鬓间。

    一名婢女脚步极轻的走进来,掀起幔帐。这才发现自家娘娘的情况有些不对,顾不得其他。伸手探女子的额头:“娘娘这是得了风寒吗?”

    她又掏出手帕轻轻擦拭女子额上的汗珠,哪怕跟在娘娘身边多年。她依旧为娘娘的美貌感到惊心动魄,能为她做任何事,此生足矣。

    似是想起什么微微叹了一口气,走出寝殿招来一小太监。“你火速去太医院请张太医过来。”

    “可是娘娘身体有所不适?”

    “娘娘似乎是受凉了。”

    小太监听了立即转身朝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春月正准备问怎么了,小太监知道她想要问什么,有些犹豫的道:“可否告知陛下?”

    春月一愣,她怎么没想到这么一茬。想必娘娘现在更想见的不是太医而是那位十天半月才踏入后宫一步的陛下。道:“你去请太医,我找个人去告知陛下。”

    小太监等她吩咐完了,便提步走出宫青澜宫。

    春月随即吩咐一名正在做活的小宫女去和陛下身边的苏公公说一声。

    小宫女放下手中的活计,朝乾极殿走去。

    .

    苏公公推开殿门时,年轻英俊的帝王正在批改着奏折。苏公公收敛心神,恭敬的道:“陛下,青澜宫的宫女求见。”

    萧明渊放下手中的奏折,道:“你去问问她有何事。”

    “是。”

    等苏公公人一走,萧明渊又拿起奏折仔细阅读。后宫之事在他看来不过是一些无关小事,闲聊时可以逗弄一番。

    小宫女站在殿外见苏公公出来了,眼睛瞬间一亮。急忙过去发问:“苏公公,陛下可愿意见奴婢。”

    苏公公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先前他居然没发现这是位有野心的主儿。他在心底嗤笑,放着好好的大树不要,妄图奢求不属于自己的东西,这不在作死吗?

    “陛下问:青澜宫可有事?”苏公公末了又加了一句,“若是无事,你还是退下吧。”

    小宫女知道陛下这是不愿意见自己,不过,无事。总有一天她都会成为这人上人,便将贵妃得了伤寒一事告诉苏公公。

    苏公公一惊,贵妃入宫三年几乎缠绵病榻,身子一日比一日消瘦。虽说陛下不常去后宫,可贵妃到底与陛下是有一些情谊的。

    若是贵妃……

    “可有请太医?”

    “小豆角已经去请了。”

    苏公公便打发她回宫照顾贵妃,自己则快速进殿告知陛下。

    萧明渊放下手中的朱砂笔,神色严肃。“可有大碍?”

    “太医还未曾问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