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1章 、 第八十一章番外:后来·阿飘·生日(1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立春,二十四节气之首,但对于南山公园的清晨六点而言,仍旧是称得上寒风刺骨。

    南山火锅店扩张后的顶层,宇宙航图室内,更是有些……阴风阵阵?

    因为钟悠悠刚做完一趟错位异界生物的归位任务,当然,刚做完一半,只是接回来了,还没送回家。

    钟悠悠他们从星际位面接回来了一只……没有实体的阿飘。

    阿飘哭得凄凄惨惨戚戚,那团隐约浮动的能量团,就是它的剪影。

    当然,也只有南山火锅店众能看得见它。

    阿飘嘤嘤抽噎道:“我又死不了,我在碎星带飘了不知道多少年了,呜呜呜呜呜呜……”

    “陨石砸不着我,但是能量矿可以啊!碎星带里能量矿太多了,我躲都躲不开,呜呜呜呜呜呜……”

    “日日夜夜都有大大小小的能量矿来砸我,把我身体砸碎了,我好不容易把自己拼起来了,回头又把我砸碎了,呜呜呜呜呜呜……”

    “从来没有人理我,也没有鬼理我,呜呜呜呜呜呜……”

    “这么多年了,只有八架机甲从碎星带飞过,两架顺利脱逃,六架原地爆炸,机甲能源核碎片穿透我的时候,能量排异好难受。呜呜呜呜呜呜……”

    “我好饿好饿好饿啊……可是我又饿不死,饿不死我也好难受的,呜呜呜呜呜呜……”

    小阿飘好似一朵阴沉沉的云,在南山火锅店里飘来飘去,简直是一台移动式的超级制冷空调。

    小灰烬鸟回了现代位面,攻击技能受到限制,不能喷火取暖了。

    它好委屈的,为什么一个两个的火锅店同僚,不是水哒哒的,就是冷飕飕的?

    小灰灰飞到小阿飘头顶,拿短短的灰毛小翅膀拍了拍小阿飘虚虚的身体,发出“啾啾啾啾”的鸣叫声。

    ——“既然你也没有性别,也没有名字,那以后就跟我姓小吧!小灰灰!小绿绿!小飘飘!你就叫小飘飘啦!”

    是的,小阿飘就是一团死不了的能量体,因为它已经是鬼了!它没法再死了!

    可小阿飘不是星际位面的原生鬼,它是外来鬼。

    它是属于地府位面的鬼灵体,一团没有性别的能量。

    小阿飘一睁眼,就出生在了碎星带里,不停地被撕裂,又不停地被粘合,日子过得惨不忍睹,直到钟悠悠接了任务,前往碎星带里,把它捡了回来。

    钟悠悠抬手,摸了摸半空中虚无的阿飘脑袋,安慰它道:“乖嘛,能开下个外卖位面了,我就送你回地府的家啊~”

    可她话刚说完,南山火锅店的一楼,却响起了敲门声。

    只不过刚响起来一两声,就停住了,短暂又突兀。

    钟悠悠有些意外,南山寺的和尚入定修炼,那都是说好的时间,并不会来得这么早啊?

    有人敲错门?也不至于啊,这么大的南山火锅店招牌呢。

    反正大家都醒着,就一起下了一楼。

    易柏抬手拉开夜间掩盖全店的遮光窗帘,他们看到了一对站在门外,正准备离去的母子。

    小男孩也就不到十岁的样子,母亲看起来却格外疲惫苍老,鬓边夹杂不少白发。

    看到钟悠悠提前开门了,那位母亲抬头,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连连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是我没管住轩轩,是不是吵到店长你们了?”

    钟悠悠微微笑道:“没关系,我们已经起床了,这么早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那疲惫的母亲慌张地解释道:“是……我本来想带轩轩先来看看,然后在南山公园里散散步,等您开店的。”

    “小孩子不懂事,心里着急想要水,我已经说过他了。”

    那位母亲言辞恳切地低声祈求道““我们想来买些南山火锅店的特供净水,不知道可以吗?”

    钟悠悠仰头,冲着名义上的“水资源研究专家”易柏,偷偷笑了笑。

    易柏轻轻捏了下她的手指,镇定自若地接过了钟悠悠在现代位面给他打造的许多口大锅,礼貌回道:“我能问问您在哪儿听说的吗?好像没见到您来吃过饭?”

    那母亲有些手足无措,低声解释道:“轩轩病了以后,我一个人养着他,工作的时候没人照顾,我就把他寄养在南山福利院,下班了再去接他。”

    “他平常很少说话的,昨天回家却不肯喝家里的水了,说福利院里的水特别好喝,还想喝,我和院长打听了,是你们捐给福利院的纯净水……”

    “你们放心……我不是来找你们继续捐的,我能买的,我有工资的……”

    钟悠悠明白了,当初水龙头被永生之树永久附魔之后,她曾经以南山火锅店的名义,灌装了一批水,送去了福利院和养老院。

    毕竟这水龙头永不干涸,对她而言,水根本没有成本。

    钟悠悠原本是想着,即使希望水治不了病,但能让被抛弃的孤儿和孤独的老人,喝了感觉人生还有希望,也挺好的。

    她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风霜满面的母亲,和略显呆滞的孩子,听到对方说孩子病了以后,自己一个人又养家又带孩子,便觉得实在太不容易了。

    钟悠悠和易柏,假装回去取库存,直接拧开水龙头放热水,再用水系异能降温,给这位一个人带孩子的辛苦母亲灌装了好多瓶。

    小阿飘积极地飘在两人旁边,声音听起来很兴奋,甚至像在嗦口水。

    小阿飘说:“唔……他们两个人……感觉好好吃的样子哦!”

    钟悠悠:!!!

    她震惊地看着她的新任临时工,问道:“你想吃什么?”

    小阿飘的能量体朝着门外穿着朴素的母子俩翘起一根小手指似的小角角,说道:“浑身都是负能量啊!我能吸吗?嗦……好饿啊!好香啊!”

    钟悠悠:???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