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笑靥如花(结局)(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这个声音,这个语气,是谁,几乎就不言而喻了……

    乔安然突然感觉心里有什么东西倒坍了一般,握着枪的手都不自觉地微微颤抖着。

    云阳看着乔安然走神的模样,瞬间偏移了一下身子,迅速地夺过了乔安然的手枪,离开了她的眼前。

    而被夺走枪后的乔安然,眼神失焦,此刻却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动作,有些跌跌撞撞的,差点倒在地上。

    “小心一点!”

    摇摇晃晃的身体落入到一个男人的怀抱,被他一下子托起。

    乔安然猛然一抬眼,眼前的男人的模样彻底落入到她的眼睛里,果然是他,江殊晏。

    “你别碰我!”乔安然立刻挣脱了江殊晏的怀抱,挣扎着站到一边,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好好,我不碰你,你自己小心。”江殊晏挑了挑眉,自觉地没有靠前。

    “怎么会是你?”乔安然感觉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咬了咬嘴唇,直直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江殊晏竟然是那个神秘的组织背后的头目,可他不是北墨寒的亲表弟吗?为什么要挖空心思想要杀掉北墨寒?

    乔安然的心里涌出一个个的疑问,那些问号都快要把她的脑子堵炸了。

    怪不得在瑞士的时候,即使和这些人起了正面的冲突,他们也不会伤害自己;

    怪不得上飞机之前,男人的眼神让她感觉如此的熟悉;怪不得在自己追云阳追到那个诡异的地方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身睡衣的江殊晏……

    “你一直都在骗我。“乔安然没有任何的语气的说道,短短的一天之中,发生了这么多让她无法接受的事情,她突然觉得所有的情绪都像是被用尽了一般,做不出什么别的表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去屋里说好吗?”江殊晏默默地叹了一口气,看着眼前的女人说道。

    “你骗了北墨寒,骗了我,如今又想要做什么?把我也一起杀掉吗?”乔安然面露讥讽地说道。

    “你知道我不会的。”江殊晏神色异常的坚定地看着乔安然。

    听到这话,乔安然猛地一下抬起头来,和他对视着,良久,才慢慢有一丝的放松。疲惫不堪地说道,“好,我跟你进去,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真正的解释。”

    进了房间,江殊晏将门关上,乔安然也不肯坐下,就站在房子的正中间,定定地说道,“说吧,我听你解释。”

    江殊晏看着乔安然甚至都不肯看自己的模样,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走到她的面前,慢慢说道,“没错,在瑞士的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安排的,南家也一度和我合作过,只不过最后让北墨寒将了一军。”

    听到江殊晏承认了,乔安然猛地一下,抬起头来,不可置信地摇着头,说道,“果然是你……他可是你的亲表哥啊,你为什么要害他?”

    “亲表哥?”江殊晏听到这个称谓,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挑挑眉,说道,“乔安然,这里面有很多事情,你都不懂。但是从始至终,我没骗你,更没伤害过你,否则今天我便不会露面了。”

    乔安然的眼睛接连眨了好多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没错,他从始至终都没伤害过自己,甚至今天还和自己坦白。

    可是想到他要伤害北墨寒,乔安然还是非常的不解和难受。为什么这两个人就不能好好相处呢?虽然确实能够一眼看出两个人有什么矛盾,但是也绝对不至于想要杀死对方吧!

    看着乔安然纠结的表情,江殊晏虽然怕她更难过,但还是说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没骗你,但是他骗了你。”

    “他?”乔安然感觉心里咯噔一下,还是问道,“谁?”

    “北墨寒。”江殊晏定定地说出这个名字。

    “不可能!”乔安然立刻坚定地摇了摇头,说道,“北墨寒不可能骗我的,他没有什么事情是瞒着我的。”

    “真的吗?”江殊晏挑了挑眉,淡淡地看了乔安然一眼,问道,“南家为什么会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他有跟你说过吗?”

    “他说过!”乔安然急急地接话说道,“他告诉了,是因为南家曾经害死过一个家族的人,而那些人是他的朋友……”

    “那他告诉过你是谁吗?”江殊晏定定地问道。

    “他……”乔安然张了张嘴,又慢慢闭上,咬了咬嘴唇,倔强的说道,“是谁有那么重要吗?”

    “呵呵,看来你真的不知道,”江殊晏不再嬉笑,一脸严肃地慢慢说道,“北墨寒灭掉南家,其实是为了安家。更确切的说,是为了安乔。北墨寒以前的女人。”

    “安,安乔?以前的女人?”乔安然像是被人当头打了一棒一样,狠狠地摇着头,满脸的不敢相信。

    “那就由我来告诉你,”江殊晏看着乔安然恍惚的模样,有些不忍心,但还是说道,“北墨寒灭掉南家,就是因为他心爱的女人安乔,被林律杀害了。而你,不过是他找来代替安乔的替身。”

    “替身?”乔安然震惊地抬起头来。

    “这是她的照片。“江殊晏拿起一张照片,递给乔安然,说道,”虽说面孔不是多么相似,但是身形,还有眉眼之间的神韵,完全一模一样。“

    乔安然有些颤抖地结果那张照片,看清了上面的人之后,思绪像是被人截断了一样,双眼失去了神色。

    照片上的女人笑靥如花,确实像极了自己,尤其是,这个女人穿着的外套上,别着北墨寒送自己的那支蓝宝石猎豹胸针……

    难怪他会将那枚胸针送给自己,难怪在银色天堂那间神秘的小屋里,全都是安乔的东西,难怪自己总是被人追究身世,难怪许老会想要认自己为孙女,难怪……

    难怪北墨寒对自己那么好,原来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长得像安乔那个女人。

    恍惚之中,一行热泪从乔安然的眼眶流下,她抬起手来,轻轻地碰了一下那泪珠,苦笑了一下。还以为自己的泪早已哭干了,原来只要是更加的心痛,就还会流泪。

    “离开他吧。”看着乔安然神情悲戚,江殊晏默默地叹了一口气,坚定的对乔安然说道。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