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0章 掩护(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025|

    更新时间:2020年04月06日

    “厉王府戒备森严,偷孩子的人又是怎么进到厉王府的?”

    沐怜歌紧蹙双眉,将心中的想法说出。

    厉王府的把守情况如何,她再也清楚不过。

    分明连一只苍蝇都放不进来的厉王府,却来了人,偷走孩子。

    “王妃,你的意思是厉王府有内鬼?”敏珠立即揣测出沐怜歌话中的意思。

    沐怜歌眸色微凌,几丝凉意,从周身散出:“查!从现在起,看住厉王府,闲杂人等一律不得离开一步!”

    这些日子,厉王府戒备深严,留在府中的,基本上都是老人,很少有新人进入厉王府。

    厉王府对到这些老人们也极好,一般没什么事,也不会有人会忽然离去。

    得到吩咐,姣梅和敏珠不敢怠慢,两人相互对视了眼后便迅速前去捉拿这所谓的内贼。

    正在马车里的林芸芷正不亦乐乎的抱着孩子,眸色充满着罕见的柔和。

    看到林芸芷的神色有这样的转变,景天的心情也在此刻好转。

    这一整年来,林芸芷还是头回露出这样的笑容。

    哒哒!

    马蹄声从四面八方赶来。

    景天这才刚刚放松下来的心情,在瞬间变得紧张。

    马蹄声吓得景天连忙伸手掀起了马车帘子。

    他虽然没有看到任何一匹马,可这马蹄声却越来越近。

    萧凌江的人,马上就追上来了!

    “林公子!”

    景天脸色苍白,急急忙忙看向了身前的林芸芷。

    原本脸上还挂着笑容的林芸芷,也在一瞬间敛起了笑容,神色冷淡,隐约间还带着几抹急切,迅速出身吩咐着车夫:“快!赶紧走!”

    车夫也不过是拿钱办事,却也能感觉到气氛不太寻常,便加快了前行的速度。

    不远处,萧凌江翻了个身,轻轻松松从马背上跃下,狭长的眸微眯,静静看着地面。

    昨夜下过雨,泥地有些湿漉,此时眼前的地面有道深深的马车轮印。

    “直走,顺着马车印记追上去!”

    萧凌江当即立断,迅速做出了决定。

    长安和临安听到这样的话不敢怠慢,迅速朝着前方奔去。

    马蹄声越来越近,再这样下去,林芸芷迟早都会被追上。

    眼尖的林芸芷一眼就看到了不远之处的林子:“我们去那躲躲,就让车夫继续驾驭着马车,他不是萧凌江要找的人,绝不会浪费无谓的时间在他身上,会立马放他走,继续寻找我们。”

    景天心里清楚,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等萧凌江走远之后,他们再想办法逃跑。

    他们打点了车夫后,便迅速离开了马车,找了块丛林躲了起来。

    “厉王,快看前方有一辆马车!”长安迅速伸手,指了指近在咫尺的马车。

    萧凌江二话不说,加快了马儿前行的速度,商量一下便冲到了车夫面前。

    车夫一看这么多人冲到自己的面前,看着都傻眼了。

    萧凌江一把剑架在了车夫的脖上,长安连忙掀开了马车的帘子,马车里空无一人。

    “人在哪?”

    萧凌江冷眼瞥向马车,锐利的眼如鹰正紧锁着猎物那般,令人不寒而栗。

    车夫只觉着寒气逼身,一时之间有些后悔收了林芸芷的银两。

    车夫不敢怠慢,随手指了一个方向:“人……往那里跑了这位公子,我不过是收人钱财替人做事,请您刀下留人!”

    萧凌江手上的剑直抵着车夫的脖颈,甚至还稍稍用力了分。

    一丝鲜红的血液直接从车夫的脖颈处下流。

    萧凌江的眼,似要吞人般,直视着车夫:“我再问你一遍人在哪,如果你说的是废话,你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显而易见的是,萧凌江并不相信车夫所说的。

    车夫颤抖着腿,两个眼睛一个劲的下撇,根本就不敢看萧凌江一眼。

    就算车夫没说谎,他也不敢看萧凌江一眼。

    眼前的男人就像是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浑身阴冷,眸色似乎能够穿透人心般。

    “他们躲起来了,就往那走!这一次我真的没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