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喜日子(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034|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02日

    清河好几次想伸冤,都被皇帝举手打断,清河只得咬着唇,一脸着急又憋闷地站在那里,时间静悄悄地过去,所有人都提心吊胆。

    “沐爱卿。”皇上终于开口,“你可有凭据?”

    沐丹阳异常笃定地说:“微臣敢以沐府上下全部人头担保······”

    “你沐家上下人头?呵,用几十颗人头诬陷我们云南王府么?光是我为大梁斩杀的敌军人头便不止几十颗。”清河郡主见沐丹阳没有拿出什么证据,而是搞什么担保,便立刻跳了出来。

    “郡主何必如此激动,陛下,这是臣截获的北狄来的书信。”沐丹阳双手呈上了一个信封。

    “书信?有我云南王府的落款么?即便有,能确定不是有人故意构陷伪造的吗?如此莫须有的罪名,我云南王府决计不担。”清河郡主将故意构陷四字咬的极重。

    皇帝重重地将手敲在桌子上,“朕立即命人搜查!清河,你什么都不用说了!清者自清!”

    沐丹阳露出胜利的微笑。

    沐怜歌死死捏紧拳头,目光止不住地往那瞟,心砰砰直跳,萧凌江嘴角却牵动了一下,脸上有了一丝罕见的焦急。

    怎么,沐怜歌心咯噔一跳,还有什么内情吗?

    不过半个时辰,御林军便回来了。

    抄出的违禁物品,几乎要摆满了整个大殿。

    专门作为贡品的南海明珠……以及,远超出云南王府实际财政能力的黄金,还有一本本册子,宦官递到皇帝面前,皇帝只略略扫了一眼,立刻将册子狠狠地扇在案桌上,脸色阴沉得可怕。

    财宝下的违禁物品则更加惊人,沐怜歌心微微一动,没想到,云南王府居然藏了这么多自己根本不能使用的皇家物品?

    真是想谋反吧!

    云南王府,是凉了,凉透了。

    禁卫军首领说:“陛下,云南王府上上下下已被看管起来,一个都跑不了。”

    皇帝微微点了点头。

    脸色很快转为暴怒,猛地一拍桌子,沐怜歌纵使知道这怒火不是冲自己来的,可是心底里还是猛地一颤,“立刻将云南王府上下投入刑部大牢!一定要弄清楚这些国之蛀虫到底给大梁造成了多少损失!”

    “居然私通外敌,好哇。”皇帝脸色铁青,正襟危坐在一旁的太后脸色也很难看,她和清河王府走得很近,这下不是打她的脸吗,她嘴角抽着,略略看着沐怜歌,脸色还带着一丝惊惶。

    沐怜歌知道,她在害怕,害怕皇帝对云南王府的怒火也会波及到自己身上。

    沐怜歌对她眨了眨眼睛。

    “朕要将云南王府上下杀得鸡犬不留!”皇帝杀气凛然地说,坐着,脸色隐隐透出一股寒意。

    沐怜歌情不自禁地低下了头。

    皇帝真有杀胚萧凌江的风范。

    怪不得皇帝这么欣赏他,两人原来是一路人啊。

    “皇帝……”太后柔声说,轻轻伸出手来,摸了摸皇帝的衣服,“不要为这些乱臣贼子,气坏了自己的身子……”

    “母后不必再说。”皇帝气呼呼地说,现在看起来并没有迁怒于太后的意思,他紧紧捏着案桌上的那个青色玉笔筒,仿佛要将它捏碎一样,“不将这些乱臣贼子碎尸万段,实在难解朕心头之恨!”

    “查!彻查!”皇帝雷霆大怒地说,云南王和清河郡主都是皇帝所依赖的重臣,如今皇帝后背被狠狠插了一刀,焉能不怒,“沐丹阳!朕任命你为钦差大臣,看看那些食君禄的大臣,背地里有没有做出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来!”

    “臣遵旨。”沐丹阳赶紧跪地谢恩。

    沐怜歌心里明白,此次,沐丹阳升官发财是肯定的,一定会成为朝中新贵,到时候,她再嫁入厉王府成为世子府,沐家一时也会成为朝中炙手可热的对象。

    沐家,可真是复兴有望。

    她眼睛忍不住放出光来。

    不过巨大的惊喜之余,她还感到一丝疑惑,前世,为何在这个时候,她沐家上下都被斩首了呢?

    沐怜歌蹙着眉。

    中间一定发生了什么变化。

    她心中一沉,据她的记忆,前世沐丹阳貌似在某个地方就不明不白地死去了,根本没有今日将云南王府盖棺定罪的威风。

    那么唯一的变数是什么?

    沐怜歌眼珠一转,瞥见了萧凌江。

    又是这个杀坯干的好事?

    乱哄哄的局面已经结束了……沐怜歌只觉得自己耳朵震得发疼,早已活生生吓晕过去的清河郡主也被拖到了刑部大狱,她该告退了吧。

    但是,这时,却有一只有力的手,紧紧拉着她。

    “臣想早日和这位聪明灵秀的沐姑娘,结为夫妻。相伴一生。”

    “厉王世子想成家啊。”皇帝扔下笔,笑吟吟地说,饶有兴趣地打量,沐怜歌突然脸红了,不敢直视起周围的一切来,,“这是好事,野了这么多年,有了媳妇,也该收收了。”

    皇帝的话如同响鼓一样重重捶在沐怜歌心上,沐怜歌跪下谢恩,看着萧凌江那邪魅阴柔的侧脸,却无法自持起来。

    她在想什么?

    沐怜歌听见萧凌江在说,“臣想和这位沐姑娘早日完婚。”

    “厉王世子也知道心急起来了。”太后嘴角含了一抹祥和的笑,“煮熟的鸭,还怕它飞了不成。”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