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清河郡主(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032|

    更新时间:2019年11月01日

    不用猜她都能知道那些宾客在议论什么……杀神萧凌江没死?朝中不知又会有多少人喜多少人忧了,那些名门望族,估计得好好选择站队了。

    萧凌江这一下子突然露面,想干什么?

    敲打一下有些势力?还是事情都处理完了?沐怜歌脑里不停地猜测着,跟着他转过了角廊,

    可以想象,接下来,肯定各方势力暗流涌动,沐怜歌深深吸了口气,她还是不能放松啊。

    他们走到了无人的内室,萧凌江捏着她的手,眉头皱得像是化不开,半晌没有说话。

    沐怜歌开口:“我知道,你是……”

    萧凌歌长长叹了口气:“委屈你了,今日的事……”

    萧凌歌突然感觉嘴唇一阵柔软,低头一看,沐怜歌纤嫩的手指刚好放在萧凌江的嘴唇上。

    沐怜歌看着他,微微垂下眼睫毛来,低头叹息一声:“你也是聪明人,何苦跟这种人计较呢,今日之事……我不委屈,世子只要耐得下性子,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收拾她。”

    萧凌江点点头,沐怜歌的话就像水,浇在他心头上,一下子将他燃起的那点毒火扑灭了。

    沐怜歌收敛了神色,唇瓣微张,眉头蹙起,似有所牵挂:“丹阳哥没事吧?”

    “没事,”,萧凌江淡淡地说,美人的气息喷吐到了萧凌江的脖颈,萧凌江端详着面前白玉般的一张脸,接下来非但没有正面回答,唇角反而勾起一个笑容:“那个香囊,到底是不是你的?”

    沐怜歌狠狠瞪了他一眼,这种时候还说这话,她真是恨不得踹他一脚,她没声好气地说:“怎么,真怕我给你偷汉子不成?”

    萧凌江唇角微微荡漾,手里玩着那个香囊,“世子妃嘛,我自然是不担心的,只是……”

    他轻轻一笑,温热的气息喷吐在了他的耳垂,声音一下子温软下来,“只是我的世子妃如此花容月貌,我真担心我不在的时候,有哪个不长眼的登徒子觊觎世子妃美貌啊。”

    沐怜歌瞪了他一眼。

    天下谁人不知我沐怜歌是你这个杀胚未过门的妻子,是嫌自己死得不够精彩吗!

    “哎呀,世子妃,你不知道啊,”萧凌江挑起下巴轻浪地打量了沐怜歌一番后,像是对自家世子妃的美貌颇为满意,口里啧啧有声,“那鬼地方实在是苦寒,比不得京中繁华,可这些都无所谓,可是,我看那些民女的脸啊,一个个也都像极了世子妃……”

    他的语气带着一股酸溜溜的味道:“这下好了,我回来了,世子妃居然不先问我的安危,反而问起沐丹阳来了。”

    沐怜歌瞪了他一眼,对他的话题十分不耐烦,咬着牙齿有些怨念地说:“你不在的时候,沐家出了好大的乱子,家里的苏姨娘受人胁迫,居然差点在进贡的水碧天清缎上动了手脚。”

    萧凌江一愣:“岳父岳母还好吗?”

    “她他无事。”沐怜歌垂下眼说。

    “无事便好,只要我回来了,丹阳就不会有事的。”萧凌江意味深长地说。

    “其实哪怕你不回来,他也不会有事的。”沐怜歌胸有成竹,扬起了嘴角。

    “你都知道些什么?”

    “也没什么,”沐怜歌微微扬起脸,“和世子知道的,不值一提。”

    萧凌江轻轻一笑,真不愧是她看中的女人啊,这只小狐狸,聪明得超出她的想象啊。

    “算你聪明。”萧凌江大力地拉了她一下,“跟本世子去睡觉。”

    沐怜歌一愣:“世子就没什么别的想对我说的吗?”

    萧凌江嘴唇勾起一个暧昧的微笑:“朝中大事,到时候你就知道要发生什么了。”

    沐怜歌一呆,萧凌江的叙述简直太过简略,他把她拉到床上,然后给她盖上了被子,举手投足之间,却并没有碰她的意思,只在她的耳边说:“本世子不喜欢勉强,哪怕新婚,世子妃也想这样而睡,本世子也会照办。

    “等世子妃愿意时,世子才会和世子妃尽鱼水之欢。”他低低地说,然后吹灭了灯,翻过身,一下子睡着了。

    沐怜歌却翻来覆去地睡不安稳。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似乎胸有成竹。

    只是……

    她怀疑地看着他。

    就这样,完了?

    虽然沐府也有对付云南王府的计划,但是……

    萧凌江这样一点也不和她多透露,真的好吗?

    她摇摇头,强迫自己止住了那些繁思,爹爹能带着完好无损的水碧天青缎面圣,已使云南王府的阴谋扑了个空。

    这次,万事无虞,沐府,一定不会像上辈子那样……

    清晨第二天醒来,萧凌江就不见了,厉王府的丫鬟告诉她,世子上早朝去了,下了朝再来找她议事。然后端上了早饭。

    沐怜歌看见这些早点一愣。

    早点都做成了逼真的小兔子,小羊羔形状,一个个看起来可爱极了,都舍不得吃了。

    那个丫鬟口齿十分伶俐,言笑晏晏地说:“世子说了,姑娘家都喜欢这些,若世子妃喜欢,就让王府的厨子天天送了到沐府来。”

    “不用了。”沐怜歌拒绝。丫鬟殷勤地递上手巾和用来洗手的绿豆子:“这是世子特意花重金聘来的厨子,他会做的点心,别家可做不来。”

    点心十分可口,是沐怜歌吃过最好吃的点心,但她却味如嚼蜡。

    点心再好,又能怎样?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