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投怀送抱(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111|

    更新时间:2019年10月14日

    身后的敏珠急躁起来,怒道:“德馨郡主!郡君好歹是皇上亲封的郡君!你不可以这样污了她的名声!”

    “我和郡君说话,有你这个丫鬟什么事。”坐在座位上的德鑫懒洋洋地说,她手中一翻,一个荷包露了出来,“再说你们郡君做了什么没脸的事,你自己还不清楚么?”

    沐怜歌拍了拍她的手,示意她稍安勿躁,她内心也是惊慌的,可是她脸上必须淡定,慌张无措只会被有心人视为做贼心虚,她心平气和地说:“这的确是我的东西,可是,单凭一个荷包就能我与他人有这苟且之事?”

    “德鑫郡主,我们还是到太后面前对质吧,相信太后娘娘会有一个公道的。”

    德鑫轻蔑地笑笑:“乌鸦也想飞进凤凰巢,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玩意儿”这个时候,突然有人拿剑挑断灵堂的白花,德鑫一见脸色苍白,张大了嘴,惊惶地说:“世……世子……您怎么来了?”

    众人看到突然出现的萧凌江,头皮发麻,大喊:“鬼”

    可刚喊完一个字,便再吐不出其他的音,真是鬼倒好了,鬼能有活着的杀神可怕吗?

    一身黑袍战甲的男人对着沐怜歌邪邪地笑了笑,转头看着身段婀娜的德鑫,脸色一面冷漠,他勾起嘴角,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郡主不是口口声声爱慕本世子么,怎么今天本世子活着回来了,反而这个样子?”

    德鑫结结巴巴地说:“我……我……”

    德鑫勉强赔着笑,她死死地拧着帕子,她对萧凌江还是有很严重的恐惧的,萧凌江轻蔑一笑,脸上满是杀气,直直地看着她,“刚才,你说什么来着?”

    德鑫脸色苍白到极点:“没有啊,世子……”

    萧凌江眉头一蹙,直接掀开厚厚的黑色帘子,拔剑杀了跪在地上的流苏。

    德鑫像是见不得血一般,看到飞溅的血一下子叫了出来。

    “你又不是善男信女,叫什么。”萧凌江漠然地说,跪在地上的李嬷嬷吓懵了,浑身抖得如筛糠一般,一边爬着出去嘴里一边念叨着说:“杀人了啊,杀人了啊……老奴我在王府里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杀人……”

    萧凌江大喝一声:“都是死人么!还不快把这个老刁奴给带上来!”

    门外立着的家丁们急忙把李嬷嬷给拖了上来,李嬷嬷面如土色,浑身上下不停地抖着,脸上涂着鲜血,像是已经完全吓傻了,“杀人了啊,杀人了,我在王府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杀人……”

    萧凌江冷冷地笑了一下:“李嬷嬷,你倚老卖老也要有个限度,这种陷害世子妃的人要留着过年么?”

    李嬷嬷抬头看了他一眼,脸色惊惶得几乎要叫起来,她双手双脚不停地摇摆着,活活像一只快要淹死的鸭,可无奈两旁边的家丁实在将她夹得很紧,让她动弹不得,她低下了头,战战兢兢地说:“老奴不敢……”

    她嘴里嘟囔着:“老奴只是觉得,流苏好歹是王妃派下的人,世子不看僧面看佛面,不然那不是驳了王妃的面子么……”

    萧凌江一怒,刚要说话,这时德鑫突然站了起来,示威一般地拿着那个荷包走了过来,假惺惺地挤出几滴泪水:“流苏也是个好丫鬟,死得怎么这么惨呢,头都要断了,王妃要是知道她老人家准备赏给您做通房的丫鬟就这么死了,还不知道有多伤心呢……”

    萧凌江冷漠至极地看着她。

    慑于世子所散发的低气压,没人敢接德鑫的话。

    所有人都恭敬侍立,好像什么都没听到。

    沐怜歌嘴角勾勒起一丝讽刺的微笑,蠢货就是蠢货!

    事情简直顺利得出乎她的意料,万万没想到,萧凌江这个杀坯这个时候就回来了,接下来的事情她不用操什么心,只用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德鑫搂着流苏的尸体哭了一会后觉得尴尬,马上止住了泪水。

    萧凌江踢了一脚流苏的尸体,冷冷地说:“哭啊,接着哭啊,怎么不哭了?”

    德鑫赶紧说:“世子……这丫头王妃看着老实,是她亲自赐给您了,据说她是个痴心人,恐怕她早就将自己当王爷的人了,一时痴念上头,才做了这糊涂事,而且……”

    “郡主真的和一个丫鬟私交很好啊,郡主自己家里奴仆横行霸道,自家的事一大堆不管,还管起别人来了?”沐怜歌突然夺过话头,冷冷地说。

    德鑫看着她,眼里几乎喷出火来,嘴里口不择言地乱骂道:“你这个王八蹄子小娼妇,在世子的祭日上还偷人,我呸……”

    沐怜歌冷冷地说:“区区一个香囊就能说明什么?只是不小心掉下来了罢了,郡主是翻过我的身上呢,还是翻过我的妆奁,一定就这么确定是我贴身的东西?”

    “你……”德鑫咬牙切齿,瞪大了眼睛,突然无言以对。

    于任何方面来说,她都没有资格翻沐大小姐的东西。

    突然,德鑫高高举起那个绣工精巧的香囊,厉声大喊:“快来看啊,未来的世子妃偷人啦,王爷祭日,就在这当着灵堂偷人……”话还没说完,她脸色突然惨白了下来。

    萧凌江一把夺过香囊,狠狠丢在了外面。

    他阴狠地说:“看!让外面那些人看个够!这分明不是我厉王府上的东西!不过仿得像罢了,我送给世子妃的东西都在她那里好好收着呢!你身为天家贵胄,反倒信口雌黄!”

    德鑫一下子傻了,愣愣地坐在地上,咬着嘴唇,紧紧捏着衣角,眼里透出呆滞与惶恐。

    萧凌江难得这样跟人讲道理,若不是为了维护他的小世子妃,他早就一拳打过去了。

    沐怜歌冷冷一笑,走上去,对准了德鑫那张脸,甜蜜地笑着说:“德鑫郡主啊,这番弄错了吧,我知道,你也是为了世子,如果不看看府中混进来了什么可疑人物,别人还以为你有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呢!”

    萧凌江面色冷酷:“都是死的么!”

    家仆们哪敢怠慢,马上鱼贯而出,哪怕扰得宾客不安也在所不惜了,不一会,几十个身强力壮的家丁们押着穿着平民服饰的人走了进来。

    管家说:“回世子,世子妃,查清楚了,这些人都在后院,而且不是王府的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