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收拾刁奴(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084|

    更新时间:2019年10月10日

    穿过曲曲折折的回廊,再经过一条幽静小径,行过一片荷花池便是王府正厅了。

    沐怜歌方才甫一进门便遇到那样令人不悦的插曲,心中自恼,根本没有心思好好欣赏这花园景象。此刻却是将一路的景色尽收入眼底,心中不由得感叹。

    素来听闻厉王世子行事乖张,在府中最重这些亭台阁筑,园林花草,每每涉及于此总是要求格外严苛,据说府中不少花匠园匠曾纷纷叫苦不迭。

    而厉王爷爱子心切,更是为了世子网罗天下奇才,这王府后花园经过那些能人巧匠的锻造,说句大不敬的话,说它堪比皇宫御花园也不为过。

    沐怜歌余光里就这么一一揽过两侧风景,并未多作停留。然而,就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方才就在萧凌江这三个字划过她的心头之时,她的嘴角已然扬起了一抹几不可查的弧度。

    沐怜歌全然未觉,身后的敏珠却都看在了眼里,心里还暗暗惊奇了一番。

    不过这丫头也并未有时间发表感慨,因为很快她的思绪便被一阵刺耳的交谈声音打断。

    “莫不是丧日里果真不宜出门,怎的总是遇见一些不速之辈。怎奈世子自幼生在府中,与我老婆子也算有些情分,若是世子在天有灵,怕是也不愿某些等闲之辈的脚印玷污他的堂前英灵。”

    字字句句,逐客之意明显。

    充斥着浓浓的苍老与尖锐的声音,仔细一听还有点耳熟,敏珠不禁皱了眉头,转头去看自家小姐。

    沐怜歌侧身站在她的左前方,半张脸晕在晨曦熹微的暖光里,看不清楚表情。只让人感觉晨光暖暖,眼前被晨光眷顾着的女子,浑身却写满了生人勿近。

    沐怜歌此时一只脚刚跨过正厅门槛,望着前方以挑衅姿态相示的二人。

    刚刚最先开口的那人鬓发间戴着黄白花朵,正是方才在门口与沐怜歌故意为难的婆子,另一人面相白圆,体态与那老婆子大差不差,正是厉王妃身边的李嬷嬷。

    沐怜歌只消一眼,便看出这二人凑在一块是什么用意了。

    不过,她沐怜歌得上天眷顾,这一趟重活一生,只为夺回自己前世失去的东西,守护今生最亲近的家人,在这条路上,她只信奉八个字,遇神杀神,遇鬼杀鬼。

    她连神鬼都不怕,区区两个跳梁小丑,能奈她何。

    一言以蔽之,不自量力罢了。

    沐怜歌抬头望着她们,神情倨傲,她倒要好好看看,这两人能搞出什么幺蛾子来。

    果然,沐怜歌第二只脚刚跨进去,李嬷嬷就接着那老婆子的话说了。

    “可不是嘛,王妃平日里总吃斋念佛,为人心善,这么些年也就世子一个儿子在身边承欢膝下。咱们家世子少年英豪,前程无可限量,偏偏在订了这么一门亲事之后命丧黄泉。世子身手那般好,按理来说也不应该……”

    那婆子一听就凑了过来,“低声”道,“莫不是这亲事有蹊跷,订不得?”说着兀自沉吟了片刻,又像想起什么一般,道,“八字可合过了?”

    沐怜歌心中暗暗冷笑,那晚萧凌江亲自跟她要走的八字,怎么可能没有合过。这两人还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想要借题发挥,怎么说全靠一张嘴。

    估计是没提前商量好,李嬷嬷见话头不对了,便假装自己才看见沐怜歌一般,也不出声,只拉着身旁的嬷嬷,草草行了一个礼。

    “见过郡君。”倒是身旁正厅门口几个扎双髻的小丫头比较懂事。

    沐怜歌对她们点了点头,眉头轻展。随后朝着李嬷嬷和那婆子走了过去,眼色立即又冷了下来,这一刻,分明是炎炎夏日,二人却觉得背后一阵发凉。

    “王府内务规矩学的不怎么样,背后妄议主子倒是一套一套的?”

    沐怜歌声音不算大,直视着她们的眼神却满是凌厉,势头逼人,这么一看上去,颇有几分一府女主人的驾驶。

    李嬷嬷心虚,更是被这强大的气息震得晃了一下,但也不甘心被沐怜歌一个小丫头片子震慑住,便大着胆子道:“沐小姐怕是管的有点多了。你只是未过门的妻子,按理来说,非属府中内室女眷,没有资格到灵堂上香。”

    沐怜歌从容往前,仿佛无视她的话一般,从一旁丫鬟手中接过三炷香,点燃了插到香炉之中。而后不慌不忙地看着李嬷嬷两人,无声示威。

    “你……”李嬷嬷气急,捂着心口却不知道说什么。

    “身为下人,做好自己的本职即可,还敢编排主子,怕不是活腻味了。贱婢罢了,更何况是老贱婢,自己心里面没点数?”

    沐怜歌拂袖,朝敏珠丢了个眼神。后者会意便道:“还不赶紧给郡君看座!”

    旁边的小丫头被这盛气凌人的架势一吓,本就有些哆哆嗦嗦,又想起沐怜歌确实是当今圣上亲封的郡君不假,自然不敢怠慢,上前将灵堂前的椅子擦拭得干干净净,又铺上一层软垫。

    沐怜歌款步轻移,俯身落座。将裙摆轻轻垂在双腿两侧,她抬眸看了一眼还杵在一旁的李嬷嬷二人,不禁笑了:“怎么,二位也想看座?”

    那二人面面相觑一阵,抿了抿唇,终究没有动作。

    这头沐怜歌却是不依不饶,接着道:“方才我听你们提到王妃平日里素爱礼佛,可怎的没把你们教了个通透,一大把年纪了还这般不会说话做事,以后给王府染了歪风邪气可怎么好。”

    “这就不劳沐小姐费心了。”李嬷嬷没好气地道,可以看得出这句话是咬着牙说的,尤其是小姐二字咬的格外中,仿佛是为了提醒她什么一般。

    沐怜歌轻轻一笑:“我自然不是为你们费心,只是担心这下面的人不正,会波及王妃声誉。”

    沐怜歌都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任那李嬷嬷心里再有千般气结,万种不平,也只能忍气吞声,憋回肚子里去,一切以主子为重。否则,那便是不太懂事了。

    沐怜歌悠然喝着丫鬟送来的热茶,胃里送来一阵暖意,有些惬意地往后靠了靠,却见正前方一名丫鬟瞅着自己,欲言又止,肩膀抖得厉害,像是在害怕什么。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