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去厉王府祭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024|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9日

    厉王世子的“死讯”传来三天了,沐怜歌依礼去厉王府“祭奠”。

    按礼说,她是未过门的妻子,无须戴大孝,沐怜歌择了一套白色的襦裙,上面绣着暗纹的白花,头上只简单别了一只黑檀木簪束发,耳上颈上无饰他物。

    厉王府与沐府一样,到处挂着白。

    只是不知,厉王府的人像不像沐家一样,发现了死讯的蹊跷。

    或许,并未发现吧。

    毕竟单单是厉王府的总管便不用以沐家那样的方法忍气吞声、掩人耳目了。

    沐怜歌刚刚从马车上下来,厉王府便有人出来迎接,可迎接那婆子刁的很,待沐怜歌站稳她便扯着尖利的嗓子说:“女客请往角门走。”

    “那她们怎么从这里进去了?”敏朱瞧出这婆子的轻狂,便上前指了指刚刚从大门进去的几位女客。

    “人家是长辈,自然走得正门,你是什么东西。”那婆子指着敏朱便骂。

    这一骂,任谁都能听出指桑骂槐的意味。

    “你!我们郡君是皇上亲封的,如何走不得正门?”敏朱被婆子那副嘴脸气坏了。

    “郡君尚未在厉王府摆谱,你一个奴到摆起架子来了,你在我们厉王府跟前儿算什么东西,也来说这种话?”婆子继续指桑骂槐,这次她更过分,话虽是对着敏朱说,但眼睛一直盯着沐怜歌。

    此时已经聚了不少人过来,沐怜歌若是不听这婆子的从正门走了进去,便是做实了摆谱一说,更是背上了纵容下人的错处。

    “既然这位妈妈这般安排,想必自然有她自己的道理,我们又何必计较呢?快快进去尽尽哀思是正事。”沐怜歌垂下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

    沐怜歌此话一出,便是以退为进。

    众人看那婆子虽穿着孝服,嘴脸却不正的很,眼中更是看不是一丝儿哀伤,头上还别了黄白的头花儿。

    再看沐怜歌全身雪白,头上别的檀木簪也要和乌发融为一体,脸上不施脂粉,垂眼叹气间更是我见犹怜。

    这么一对比,明显是这婆子在欺负人家郡君,而且人家郡君还为了尽哀思这样委屈。

    沐怜歌看着周围人脸上的神色,在心里冷笑,她这副样子,学的是从前的辛雨儿。

    世人皆是同情弱者的,以退为进无什么错处。

    怕的就是以扮弱为武器,背后插人刀子的辛雨儿之流。

    那婆子倒没想这许多,只觉得逞,便伸出手把沐怜歌往角门引:“请吧。”

    沐怜歌一路走一路想,这等刁奴是哪里来的?从前从未听过厉王府出过刁奴啊。

    难道,这府里已经被别人把控着了?

    动作那么快吗?

    沐怜歌正猜测着,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女子,她一下便知晓了其中之事。

    眼前一身孝服,系着白色发带的女子,正是德鑫郡主。

    “惠珠见过郡主。”沐怜歌依礼参拜。

    “本郡主知道你有些毒粉迷药的下三滥手段,但,没带那么多吧?”德鑫郡主开门见山,得意地一笑,带着沐怜歌到此处的刁婆子早就不知去了哪里。

    她没等沐怜歌开口,更不在乎沐怜歌想说什么,挥了挥手,从走廊另一边过来十几个男人。

    待那些男人站定后,德鑫郡主又开口:“这些人够消耗你那些药粉么?不够的话,还有的是男人。”

    那些男人闻声嘿嘿笑着搓手,一脸邪相。

    敏朱急忙站在自己小姐身前,将沐怜歌的身子挡住,但一下子对上这么多不要脸的目光,她自己也害怕地抖了起来。

    “郡主,我每次见你,你都蠢的花样百出。”沐怜歌握住了敏朱的手,无奈又好笑地摇了摇头。

    “你不要嘴硬,你们去,好好伺候这位小姐。”德鑫握紧拳头压制内心怒意,转头点了人上前。

    沐怜歌确如德鑫郡主所料,将袖中粉末洒向了上前的男人。

    那几个男人一触到那些粉末便倒地哀嚎抽搐,抱着肚子一副极其痛苦的模样。

    “不会死的很快,只要你们能尽快找口井喝下大量井水便无事,要不,腹部便会如万虫噬咬,这才刚刚开始。”沐怜歌耐心地对着地上打滚的几人解释,又朝还未过来的那些人道“今日我带的毒粉很多,下一种就不会有这么幸运了,只是受点疼,立刻毙命的药粉我这里也有。”

    “别听这女人胡说八道,她能带多少药粉?你们几个掩住口鼻过去。”德鑫郡主气急败坏,又点了几个人。

    只是,没人再带着笑容,被点到的那几人都犹豫着不敢上前。

    “快去啊!能近了那女人身的,赏一百两金子。”德鑫见没人上前,地上那几个人又嚎叫的厉害,便上前踹了一个男人。

    可她那话还没说完地上躺着的几个男人突然红了眼,嘴里吐着白沫叨念着“井水,井水”,疯狗一般四散出逃。

    “你们给我站住!”德鑫郡主咬牙切齿,提住一个要跑的男人的领子,不想却被那男人喷了一脸吐沫。

    德鑫郡主又生气又恶心,一脚将那男人踹开。

    沐怜歌静静立在一旁看好戏,此时也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

    “谁往前去赏二百两黄金!”德鑫郡主欲上前杀了沐怜歌,又害怕她袖中毒粉,只得对着她边上的地痞们喊。

    “谁过来我们郡君也有赏,赏一口柳木棺材。”敏朱早已不再怕眼前的阵仗,提起嗓子大喊。

    那帮人看看地上打滚的、往外逃窜的,又看了看沐怜歌,獐头鼠目的样子,眼珠子来回的转。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