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德鑫郡主的人(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2022|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4日

    沐茂德连连叹了好几口气够,仔细检查了水碧天清缎,确认无误后方抱起盒子喊沐怜歌:“歌儿,我们去西院。”

    沐怜歌点了点头。

    现下已经确认丹阳哥无事,那萧凌江也无事了?

    到底是谁,敢传这样的假消息入京,还令宫里的人出来传话,搞得厉王府上下缟素。

    大梁有不怕萧凌江事后算账的人吗?

    谁的命这么硬?非自寻一条这样难看的死路?

    那人和齐衡又是什么关系?

    齐衡有本事惹上这样大手笔的人?

    他不值当人家拿这样的手段对付他,何况齐衡与沐家的事闹得沸沸扬扬,谁不知道?

    背后人是谁呢?

    想起齐衡,沐怜歌不免又在脑中盘算了一遍,想起那个总来找苏姨娘的赵家姨娘。

    心中盘算事情,脚下却是一点不慢,父女二人很快便到了西院。

    只见沐丹阳的父亲沐茂仁一圈一圈的来回走动,边走动边叹气。

    韦氏伏在桌子上哀哀痛哭。

    管家拿着账册一脸哀痛,站在那里念白事用度。

    “你们先出去准备着吧。”沐茂德一进来便挥手对管家和韦氏身边的丫头道,眼见他们鱼贯出去,直到沐怜歌关上了门才说道:“大哥大嫂放心,丹阳无事,有人要害沐家。”

    “你是说丹阳没······”韦氏一下从座上弹了起来。

    “丹阳真的无事。”沐茂德又重复了一遍,韦氏方才抹泪坐下,沐怜歌为韦氏按着头,疏通经络。

    沐茂德这才挑着紧要事情与沐茂仁一一说了,越说沐茂仁的脸色越难得看,提到苏姨娘临死前让他们去救沐丹阳,脸上直接一片惨白。

    韦氏更是直接打断沐茂德:“我们快快去回京路上接应丹阳!”

    “大伯母放心,丹阳哥是跟厉王世子一道回来的。”沐怜歌说罢不觉的有什么,倒被韦氏接下来的一句话噎住。

    “也是,你那夫婿那样厉害,谁还能拿他如何。”

    众人皆在猜测幕后之人,无人察觉沐怜歌的脸红得像烟霞。

    “不过此次要害沐家的幕后人,也真真是胆大包天,竟敢假传厉王府的消息。”沐茂仁狠狠怕拍了一下桌子。

    “大哥大嫂,丹阳出门之前,有没有提起皇上让他去办的什么差。”沐茂德与其他人一样,只知道沐丹阳是去做钦差的,并不知道,皇上还让他办了什么差,于是便问了出来。

    沐茂仁仔细一想,沉吟,道:“没听丹阳说起啊。”

    “云南那地方素来与我沐家有渊源,但我等从未在那里招惹过什么人啊。”沐茂德不免嗟叹。

    “云南,丹阳出门之前让我仔细留意在京的云南王妃都与什么人走动。”韦氏突然想起沐丹阳的嘱托。

    云南王妃?

    云南。

    苏姨娘便是云南人。

    丹阳哥也是去云南办差。

    可是,丹阳哥去云南办差,办完差该当回京复命,可他为什么绕过京城去了清峰口?

    “大哥身边的芳若,祖上也是云南那边的吧?”沐怜歌想着这些关联,不禁问韦氏。

    “那个贱,婢本是我与你娘可怜的云南流民,她本卖身葬父,可我万万没想到救了个白眼狼。”韦氏已听过沐茂德的叙述,此时更加愤恨。

    “你是说咱们沐家得罪了······”沐茂仁疑惑地看像沐怜歌。

    沐怜歌打断了他道:“我爹书房里还有个活口的黑衣人,芳若也在我们府里,不如先审审?”

    沐茂仁对沐怜歌的打断并不生气,只是张了张嘴又坐下,心里补了一句,但愿别是那个人。

    “夫人,咱们府里挂上白吧,人家费尽心机摆这么一出,我们不配合着些,太拂人家面子了。”沐茂德式神片刻后才道,与韦氏说完又对沐茂德说:“二弟,我们先装作上当,放松他们的警惕。”

    “怜歌,此事你怎么看?”沐茂仁了解自己的弟弟,今日之祸,完全是由这个侄女发现端倪的,否则他们现在还在敌人的圈套里一步步耗。

    “大伯说的极是,我们先将计就计,做好万全准备,待丹阳哥回来再行分辨。”沐怜歌的确与沐茂仁想法一致。

    “嗯,夫人派几个丫头把芳若缠上,我们先去审那个黑衣人,我们现在还不知道沐府到底有多少那人的眼线。”沐茂仁对韦氏吩咐了一声。

    多年默契,韦氏一下便知晓自家夫君的意思。

    “大少爷走了,与他朝夕相处的丫头们受不了可如何是好,快去看着芳迷芳若,府里不能再出人命了。”韦氏高声哭喊着走了出去。

    而后,沐茂德沐茂仁带着沐怜歌又去了沐茂德的书房。

    那黑衣人醒来便试图自杀,只可惜,沐怜歌早将他藏在牙后的毒囊换了,她将致命的毒药换成了让人奇痒无比的药。

    黑衣人吃了药身上痒的厉害,伸手便挠,挠过几下发觉自己好像并没有中毒的症状。

    沐怜歌此事才开口道:“你吃下了一种让人奇痒的药粉,你知道痒如何致死吗?”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