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萧凌江死了(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1391|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1日

    沐怜歌回房后,主动问沈氏:“娘觉得那个婢子背后是谁?”

    “苏姨娘肚子里有了种,心里也藏了鬼。”沈氏摆弄着袖上的绣花,冷不丁与沐怜歌说了这么一句。

    苏姨娘有孕了?

    有孕她还要害沐家?

    沐怜歌想着苏姨娘的蹊跷,面上不自觉得便露出疑惑的神色来,沈氏看见了还以为女儿疑惑苏姨娘看起来那么好的人怎么会是主使。

    “苏姨娘从来不是什么好人,咱们女人在后院里最怕碰到这种人人都以为她好的妾,若是秋姨娘那样爱挑事的,那婢子那样轻狂的反倒好对付许多。苏姨娘这样的,她一旦心怀鬼胎所有人都不会认为她有错,所以娘一早便在她眼前安了眼线,此次被两个婢子逼成这样子,也是为了对付她。子嗣是你爹的心病,那两个婢子今日将我刁难成这样,你爹定是满心愧疚,届时······歌儿,你有没有听娘说话?”沈氏正想与沐怜歌传授一些后院之事,却见沐怜歌皱着眉不知在想什么。

    沐怜歌仔细回忆了上一世的苏姨娘,苏姨娘并没在她出嫁之前有孕,沐家出事前几天她回家瞧见苏姨娘呕吐,当时她出于好心想搭脉,苏姨娘以吃伤东西为由拒绝了她。

    现在看来,也许她当时也是有孕的。

    可那时爹吃下那么多浣花草,她跟谁有的孕?

    “娘,苏姨娘是去云南之前有的孕吧?算起来现在也得有三个多月了。怪不得她近来总不出门。”沐怜歌顾不上沈氏的问询,直接说出心中所想。

    “是呀,那胎都稳了。”沈氏应了一声。

    苏姨娘去云南之前,沐怜歌还没有重生,辛雨儿和齐衡还在给沐茂德下浣花草!

    虽说那浣花草不能一下子致人不孕,可抑制效果还是有的,而且,苏姨娘肚子的种到底是三个月还是三个多月?

    她怀的是谁的孩子?

    苏姨娘与情夫通奸怀孕,所以她要将整个沐家置之死地?然后和她的情夫逍遥自在?

    那她为何有愧?为何在梦中阻止旁人害沐家?

    和齐衡又有什么关系。

    各种可能在沐怜歌的脑海里百转千回,沈氏叹了一口气念叨着:“待过几天你爹面圣回来,我再顺着坡原谅他,苏姨娘么······”

    “我爹何时面圣?面圣做什么?”沐怜歌听了“面圣”二字惊得一身冷汗,慌得抓住了沈氏的手。

    “今年我们家呈的布得了贵妃青眼,多得了个献布的名额,皇上听说新得名额的织造有咱们家,竟要亲自去内务府瞧呢。说起来,你爹还是沾你的光呢,听宫里的大监说,皇上是看厉王的面子去的。”沈氏奇怪地瞧着沐怜歌紧张的神色,顿了顿又道:“那布你与齐衡一同染过,你爹就没让你知道。”

    “什么布?哪种布?”沐怜歌背上的冷汗越来越多,浸湿小衣犹自不觉只是追问着沈氏。

    “水碧天清缎。”

    沈氏一说出这几个字,沐怜歌的脸变得煞白。

    水碧天清缎?水碧天清缎!

    上一世的沐家便是因此布出了差错获罪,爹和娘便是因为此布被押进天牢候斩,沐家上下便是因此布分崩离析。

    “我爹什么时候面圣,水碧天清缎现在何处?”沐怜歌使劲掐了掐手心,呼了一口气问沈氏。

    “两天以后,水碧天清缎在你爹那里。怎么了?”沈氏瞧着脸色越来越差的沐怜歌。

    新出来的布统共就两匹,只有两天时间再弄出两匹新的,显然是不可能了。

    怎么办该怎么办?

    镇定,一定要镇定。

    这一世,自己好歹是郡君,是世子妃,堂哥好歹还是御前的红人。

    沐家会没事的,会没事的。

    沐怜歌顾不得沈氏的疑惑,只在心中反复祈祷。

    她的眼前不断闪过上一世沐家获罪的情景,到处是血,到处是泪。

    “夫人,小姐,请节哀。”西院里侍候韦氏的丫鬟带着泪进了来,“青峰口地裂,厉王世子薨了,阳大爷去接世子,也······呜呜···”

    “什么?阳哥?!”沈氏急得眼泪鼻涕一齐掉,抱着沐怜歌便哭。

    萧凌江死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