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水碧天清缎(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1161|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1日

    “夫人受委屈了,这婢子交由夫人处理。”沐茂德低下头来向沈氏认错。

    沈氏见沐茂德能在这么多人面前低头服软,当下便也不再计较,扭脸准备惩治水儿。

    “呕······”扶了半天水儿的柔儿突然吐了出来,水儿正在地上哭,这一吐吐得水儿满脸满头都是。

    柔儿早上不知吃了什么,味道大得熏人,饶是机灵丫头拿了熏香点也掩不住那气味,跟香一混反而更呛人了。

    丫头婆子们都被熏得不能接近,更何况沐家这夫人老爷?

    “这婢子心术不正,便赐给荷心院做下人。现下你妹妹弄的哪里都是腌臜气味,你便头一个服侍她吧。”沈氏掩着鼻子招呼沐茂德和沐怜歌往外走。

    给荷心院做下人?

    荷心院以前是沐家的客院,客院不长住人,在里头伺候的竟是些老妈子碎嘴子,还有些小丫头。

    如今老爷夫人这意思是要让水姑娘伺候荷心院的每个人,那可有好戏瞧了。毕竟这水姑娘可把自己当个人物了,来了两个月荷心院上下就没她没编排过的人。

    这下风水轮流转,荷心院里哪个不摩拳擦掌?

    沐家一家三口出来,沈氏带着沐怜歌一直要往沐怜歌的院子里去,沐茂德一路都在小意相哄,也顾不得什么大庭广众了。

    沐怜歌想说和几句,沈氏却在袖下悄悄捏她的手。

    沈氏捏罢照例往前走,直到快到了沐怜歌的院子才开口:“女儿家的闺房,你个长胡子大男人也要进去?”

    “不进,不进。”这话把沐茂德呛得只得陪笑脸。

    他今日又因为子嗣上的事为难夫人了,原是他罪该万死。

    沈氏拉着沐怜歌踏进了阁楼,沐茂德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有丫头过来在他的耳边说了几句话,他面上既兴奋又愧疚,往楼上望了一眼,走了。

    阁楼里的母女,正面对面坐着。

    “歌儿马上就要嫁人了,有些夫妻相处之道还是要知晓的。”沈氏捏了捏沐怜歌的手背。

    “娘就把爹治得服服帖帖的。”沐怜歌顺着沈氏的话往下说。

    她想起上一世,她嫁给齐衡的前一个月,娘曾也是这样告诉她夫妻相处之道,可她那会儿被猪油蒙了心,只想着快快应付完娘去找齐衡那狗。

    “就好比今日这事,外人看起来是我与一个通房的后院争风,明眼人也能瞧出其他姨娘也掺和着。可娘自己知道,娘是在与你爹博弈。”沈氏极认真地与自家女儿说着。

    明眼人也能瞧出其他姨娘也掺和着。

    沐怜歌反复思量这一句。

    “今日这事,只有一点,为娘不解,那婢子再等一个月发作才是最佳时期,如今为何早早便发作了?而且手段比娘想得差了许多,像是仓促为之。她到底想要什么?”沈氏说着说着自言自语了起来。

    仓促?

    对啊,她背后的人明明知晓自己是梁国第一女医,不可能诊不出喜脉。既知道还设这样的局······

    不好,她背后的人在拖延时间!

    “娘,我去出恭。”沐怜歌拉着敏朱尿遁。

    沈氏笑着摇了摇头。

    这孩子平常看着大方,在自己跟前儿还是这么冒冒失失的。

    沐怜歌一入恭房立马告诉敏朱,让她去找她表哥,去瞧瞧赵家姨娘有什么蹊跷之处,要快,另外再让她老子娘跟染坊那边的下人打听打听什么是安苏茄。

    敏朱一个劲的点头,将沐怜歌说得一一记了下来。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