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苏姨娘的梦话(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100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20日

    第二日两位“美人”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起来便是好大一通打扮,二人一边梳妆一边说着与老爷讨几件首饰。

    红桃是个不安分的,被沈氏派来服侍这两个人,面上规规矩矩的,心里使着坏,故意恭敬起来,绝口不提二人根本没做成姨娘的事。

    直到二人出了院门往前院去时被守门婆子啐了一口:“两个歌姬也敢求见老爷,来人家里唱曲儿不知道主人不叫不能随意走动的规矩吗?”

    两人一听这话,哪有不闹的?

    不过,府里众人皆知她们不过是歌姬,二人连沈氏面前都没闹到便灰溜溜地回了荷心院。

    沈氏都不理会这两个没脑子的歌姬,沐怜歌自是更不会去理会。

    她说通了父亲,将一个家生子小丫头派进了苏姨娘房里伺候,那丫头叫菊香,自是沐怜歌的人。

    苏姨娘很有些谨慎,并不叫菊香近身伺候她,好在菊香也是个机灵的,白日里讨不到苏姨娘的笑脸,却悄悄得到守夜的职。

    沐怜歌一面盯着苏姨娘,一面努力回想上一世的一切,想到什么她都用自己能看懂的方式记录在纸上。

    日子不紧不慢,沐怜歌心里却一直装着沐家所有人,一刻不曾放松下来。

    待她想起自己的未婚夫婿时,萧凌江已经到了青峰口,并传回一封书信。

    若不是这封信,沐怜歌还想不起萧凌江。

    信上写了极其肉麻的话,无一字不是表达“相思”之意。

    沐怜歌看了后,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为战神王爷,为何对自己如此处处“呵护”?

    沐家在他们皇族眼里,根不值一提。

    难道他是觊觎我的美色?

    想到这里,沐怜歌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还是相信他说的原因吧,他要娶她,是为了躲避德馨郡主。

    可仅是躲避德馨,他一次次邀她出游,一遍遍用那样炙热的眼神瞧她,现下又写这样肉麻的东西,至于么?

    沐怜歌是过来人,不是不知道萧凌江想表达什么。

    她只是不愿意面对,或者说,不愿意开始。

    若无开始,便无结束,不是么?

    沐怜歌将萧凌江的信放在里书架最底层,继续回想上一世的事。

    这一世她只想保沐家平安,不想再谈什么情爱。

    一月多月间,萧凌江来了五封书信,沐怜歌只回了四个字——安好,勿念。

    还是有一日薛锦萱来,劝她回的。

    沐怜歌虽不在意这些,架不住薛锦萱总来问些萧凌江与她相处的细节,她不免也生出一点旖旎的念头来。

    可菊香的回话,让她将那一点点念头彻底按了下去。

    菊香来替苏姨娘送七彩布的手绢,细细回沐怜歌:“奴婢日日为苏姨娘守夜,昨夜黎明时分,听得苏姨娘喊‘不要往染缸里加东西,求你们别加了,齐衡已经不在沐府了。’苏姨娘断断续续只喊这几句,奴婢听喊便过去瞧,原来苏姨娘是梦魇了,奴婢凑近了听的真真儿的,后来她又喊了一句胡话,便又睡过去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