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郎行千里妾担忧(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1029|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8日

    厉王世子频频出入沐府,沈氏与韦氏见他虽冷面话少,却也不像传说中的那般凶残,尤其见着沐怜歌每次与他出去皆是好好儿的回来,便也不再像先前那般担忧。

    毕竟,以沐家的资历,将女儿嫁入王府,着实是高攀了。

    这日,沐怜歌正在沈氏院子里教沐丹墨写字,有丫鬟来报,厉王世子又来了。

    至于为什么说“又”,因为早上厉王世子亲自过来送了一盅汤,现下不过刚刚下了朝。

    沐怜歌很是看不懂这位王爷的路数,只得拍了拍丹墨的小脑袋去前厅会客。

    花厅之中,照例是沐茂德和沐丹阳陪着,二人现在已经相当习惯与厉王世子的相处之道。

    于是,等沐怜歌到了的时候,只见三个男人默默坐着,该喝茶的喝茶,该发呆的发呆,一句话不说却莫名和谐。

    “歌儿,来了。”萧凌江站起来迎沐怜歌。

    沐怜歌矮下了身来行礼,萧凌江上前扶住道:“皇上派我去青峰口督造长城,近两月。”

    皇上派差事,他与她交代什么?

    沐怜歌一时不知怎么搭话,只避开他的手,往后退了一小步。

    “本世子今日想在沐府用膳。”萧凌江突然转头直勾勾地盯着沐茂德和沐丹阳,没头脑的来了这么一句。

    “小老这就去准备。”沐茂德咳嗽了一声,这尊大佛想在哪儿吃他还能拦着么?

    沐茂德出了花厅萧凌江便一直盯着沐丹阳看,沐丹阳不自在极了,一会儿便撑不住道:“我去厨房瞧瞧。”

    “这是何意?”沐怜歌实在不解,试探着问了出来。

    “俗话说,郎行千里妾担忧,我怕你父兄在这里,你不好表现出担忧我的神色来。”萧凌江极认真地说,他紧紧盯住沐怜歌的脸,生怕错过一丝儿“担忧”的神色。

    “哈哈·····是儿行千里母担忧吧。”沐怜歌瞧着他那一本正经的样子,笑将出来。

    也许她的重生,还改变了萧凌江的性子?

    在她上一世的记忆里,这位嗜血战王可从不会与谁玩笑,更不会像现下这样一本正经的与人玩笑。

    “或许吧,一个意思,一个意思。”萧凌江见沐怜歌笑,自己也便牵起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来。

    这笑里,怎会有一丝苦涩?

    沐怜歌几乎以为自己眼花了,可她却瞧着他身上总有落寞之感。

    战功赫赫的王爷,也有不为人知的心事?

    沐怜歌摇了摇头,就当,自己刚才是眼花吧。

    “与你父亲说一声,我先回王府了。”萧凌江对着沐怜歌又笑了一笑转身便走,边走边在心里嘀咕:儿行千里,母担忧吗?

    沐怜歌再次摇了摇头,去后院寻自家爹。

    沐茂德得了消息立时让身边小厮去传信;“那扁鱼不要杀了,留着等苏姨娘回来吃。”

    苏姨娘?

    苏姨娘是沐茂德最看重的妾,因她是染料师傅的女儿,精通一手染料技艺,她手里染出的料子,两次被皇家相中。

    上一世,沐府便是因为贡缎颜色出了差错获罪,齐衡只懂生意,并不懂技术。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