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杀了沐怜歌(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1028|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6日

    德鑫回忆着她与萧凌江相见的一幕幕,手上不自觉的用力掐着怀里的小猫,由先前的抚摸变成了掐捏。

    那雪白色的小猫呜呜叫着,极尖利的声音穿透房门,屋外的丫鬟不安的对视一眼,心内随着猫叫颤抖。

    不多时,那猫儿便被德馨狠狠抛在地上,“敢拂逆本郡主,去死吧!”

    吓不倒她,杀了她总行了吧!

    德鑫本来清纯可爱的样貌渐渐笑得扭曲,进来收猫尸的丫鬟几乎将头低到了地上,以免德鑫郡主发现她们的存在。

    德鑫郡主被皇上喜爱便是因她好学武艺,当年皇室十岁以下的男童被皇上拉到一起集训学武三个月。

    八岁的德馨悄悄溜了进去,虽被发现却不卑不亢,人小鬼大,竟然说服皇上破格让她参加训练。

    三月之后,德馨以前十的成绩出营,小小年纪便成了上号的郡主,还享着公主俸禄,亦有常常出入宫门的便利。

    她深受皇上与太后的喜爱,向来便是要什么有什么,想做什么便做什么。

    所以,她捏了捏手指便换上了夜行衣,佩上了长剑。

    今晚,她要亲手杀了沐怜歌。

    是夜。

    沐怜歌正捧一本医书研读,不时记录着什么。

    忽的,灯火晃了一晃,便有人破窗而入。

    “杀了我,你还能顺顺当当当你的郡主吗?”沐怜歌头也不抬,静静翻了一页书才吐出一句话。

    “胆子不小。”在德馨郡主眼里,沐怜歌马上就要成为死人了,暴露不暴露无所谓。

    “知道厉王世子为何不喜欢你么?”沐怜歌还是慢慢翻看那本书,这情景到不像被刺杀,而是在于多年不见的好友叙旧。

    “谁说凌江不喜欢我?不过是皇舅舅舍不得我出嫁罢了。”此刻的德馨不想在沐怜歌面前承认什么,随意找了个理由便去抽剑。

    “所以是皇上让你耽搁成老姑娘?”沐怜歌终于放下手中的书,说完话又被话里的意思惹得笑将出来。

    “胡言乱语!”德鑫郡主使劲拔剑,怎么也拔不出来,头上隐隐沁了汗,奈何半点内力也使不出,浑身都软绵绵的。

    “是不是觉得浑身酸软?血气上涌?”沐怜歌将医书拨到一边,向前劈手便夺出德鑫郡主的剑。

    她一早便服了解药,将这屋子里的每一处都涂上了软筋散,专门为自大的德鑫郡主预备着。

    “你…”德馨郡主已经不堪支撑,软踏踏靠着个大鱼缸倒了下去。

    “知道厉王世子为何不喜欢你了吧?因为你太蠢了。”沐怜歌本着骂人揭短,打人打脸的原则,故意挑着说。

    “溅人!溅人你懂什么!”德馨郡主一听这个,立马气急败坏,喘着粗气骂沐怜歌。

    “郡主这么大火气?看来在下得未郡主消消暑气。”沐怜歌将德鑫郡主的头一把按进了养着锦鲤的大缸里,德鑫郡主被呛的反复挣扎,奈何中了软筋散怎么挣也挣不脱。

    她沐怜歌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报仇也从来不隔夜。

    别人都上门来杀她了,她还要讲什么仁慈道理么?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