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你更需要我(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字数:1025|

    更新时间:2019年09月14日

    萧凌江察觉到了沐怜歌未说出口的话,道:“我是对着我和大梁的敌人,她连自己养的猫都能轻易折断脖子。”

    “我回京后,暗访了许多不怕血的女子,你的手段还可以。”萧凌江又换了个舒服的姿势。

    “手段厉害的多的是,梅晨曦在父亲去世,后母霸府的情况下都能顺利入女学夺书冠,你为何不选她。”沐怜歌看不惯萧凌江那副施恩的样子,白了他一眼。

    “那姑娘晕血。旁人要么见不得血腥,要么没什么手段,你说我找这样的姑娘要么被我吓死,要么被德馨整死,这不是祸害人家吗?”萧凌江脸上倒是一副“大慈大悲”的样子。

    “所以你便来祸害我?”沐怜歌气怒,凭什么她是不怕血腥有手段就要与个短命鬼成亲?

    她的医术又不是给他学的!她的手段又不是用来为他筹谋的!

    “你更需要我,你知道齐衡身在何处吧?”萧凌江不答反问,轻轻勾起嘴角。

    沐怜歌当然知道,齐衡自进了五皇子府再没出来过,他肯定是成了五皇子的幕僚。

    “他搭上的那位,不费什么功夫便能让沐家消失。齐衡本不是草包,借着我的力对付起他来,更轻松一些。”萧凌江看沐怜歌脸上松动,便接着循循善诱。

    “世子是把一切都算好了,只等我往坑里跳。”沐怜歌很不喜欢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

    “你已经跳进来了。”萧凌江得意地挑了挑眉。

    “是吗?你就不怕我和德馨郡主联手?毕竟我还是惧怕她的。”沐怜歌也将了萧凌江一军。

    “别这样,我们是盟友。等德鑫嫁人了我可放了你。”萧凌江瞧着沐怜歌脸上的自得之色,几乎是瞬间,耳垂便红成了胭脂色,立马轻咳一声说道。

    说完在心里又补充一句,那时米已成饭,木已成舟,我才不放你。

    “一言为定。”沐怜歌突然改了主意,世子妃,是个能护得住沐家的身份。

    特别是她成了厉王妃,而萧凌江死了的时候。

    “先说好,我们只是盟友。”萧凌江见沐怜歌这样爽快的答应,自己的耳垂却越发滚烫,便觉不平,想逗逗她。

    “不然你以为呢?”沐怜歌是嫁过人的,面皮没那么薄,也回敬了一句。

    “我以为郡君你,想与我有夫妻之实。”萧凌江自得地扬起嘴角,仔细瞧着沐怜歌的耳垂。

    “世子若无事便回吧。”沐怜歌直接无视他的话,她知道男人越说越来劲。

    “有事。”萧凌江没瞧见预想的红,有些失望,她从怀中掏出一块上好的血玉,那玉上隐隐雕着一方菱花镜,“这是母妃让我给儿媳妇的,你好好收着,别让德馨瞧见。”

    “不必如此郑重。”沐怜歌不肯收,又不是什么两情相悦,要信物做什么?

    “拿着吧。”萧凌江把玉搁在桌子上便推窗而去。

    沐怜歌将那玉放在妆盒底下带锁的抽屉里,长长呼了一口气。

    这一世的一切已然改变,她定会护住沐家,再不会让家人遭难!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