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爷,不要这样说沈姐姐,沈姐姐也是因为爱你,才会……”

    涂乙芜故意提起这茶。

    就是想让沐九陵更加嫌恶沈清晏,果不其然,涂乙芜清楚的看到沐九陵眼里露出的嫌恶,心情变得好了起来。

    “王爷,时辰快到了,家宴快要开始了!”

    管家公公此时非常不想开口,顶着巨大的压力,可天眼瞅着就要黑了,耽误不得。

    “乙芜,委屈你了,回去我会好好补偿你的,我总有一天,会让你光明正大的走进这里!”

    沐九陵一脸深情的看向涂乙芜。

    “乙芜何德何能,能的王爷如此厚爱,现在就是让乙芜去死,乙芜也毫无怨言!”

    涂乙芜一脸深情的看向沐九陵。

    沈清晏的脸色白了白,身子虚晃了一下,沈清晏的手狠狠的攥在一起,眼睛看向宫闱里,心狠狠的揪在一起。

    他不爱她,这是她很早以前就知道的,可为什么心会好痛,痛到就连呼吸都会觉得痛,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远比身体上的疼痛,还要令人难以忍受。

    沐九陵温柔的扶着涂乙芜上了马车,直到马车消失在崇德门,沐九陵才收回目光,一转身,沐九陵脸色一变,一脸嫌恶的看着沈清晏。

    “真是晦气。”

    沐九陵恶狠狠地说了一句,迈着大步,朝着宫里走去。

    沈清晏瞳孔放大,心微微一缩,蛊毒的疼痛让沈清晏不敢呼吸。

    “还不跟上来?

    等着本王去请你吗?”

    沐九陵走出很远,才转身,瞪着原地不动的沈清晏。

    沈清晏扯起一抹凄凉的笑,双眸略带冷意,感觉到疼痛感已经稍微得到平缓,沈清晏才呼出一口浊气,抬起脚,缓缓朝着沐九陵走了过去。

    看到沈清晏如此听话,沐九陵冷哼一声,甩了甩衣袖,快步的朝家宴走去。

    一路上沈清晏都捂着胸口,面色苍白毫无血色,看起来就像生了重病的人儿。

    可就是如此,也依然挡不住沈清晏的倾城绝色。

    跟着沐九陵来到了家宴,刚进宫门,里面已经坐了个七七八八,大部分都是王侯将相,还有一众皇子,大家脸上都洋溢着笑意。

    直到沐九陵的到来,大家立马收起笑容,恭敬的从椅子上起身,朝着沐九陵行君臣之礼。

    沐九陵抬起手,示意大家坐下,僵硬的脸上也有了一丝笑意“今日是家宴,大家不比如此!”

    “谢王爷!”

    众臣们对沐九陵是打从心眼里尊敬。

    沐九陵三岁念诗,五岁习武,十二岁的时候,率军一举歼灭周边乱犯的金国,收服了边疆大大小小的国家,大大小小战役无数,从未败过。

    自此全国百姓对沐九陵都非常的拥护,众臣对沐九陵也是非常尊敬。

    “七弟,快来,我还没见过弟妹呢!”

    排行老三的沐九离一脸热情的看向沐九陵,眼里忍不住往后瞄。

    沐九陵浑身一僵,有些不自然的说道“她今天是被太后指定要来的人儿,三哥还怕看不着吗?”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