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王妃,这个女人也太嚣张了!”

    绿荷有些看不惯的瞪着涂乙芜的后背,手上小心翼翼的扶着沈清晏。

    “无妨!”

    沈清晏淡淡的说了一句,掩藏起眼里的悲伤。

    听到沈清晏这样说,绿荷便不在作声,只在心理生着闷气。

    沈清晏走到了府门外,看着沐九陵温柔的扶着涂乙芜上了马车,沈清晏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

    “王妃,他们欺人太甚。”

    绿荷从小被管家宠在手里,这会自是看不惯沐九陵的动作。

    “你还在等本王请你上来吗?”

    沐九陵目光冷冽的看向沈清晏,眼里露出嫌恶。

    沈清晏敛住心神,目不直视的走到了马车前,捏紧了手指,走上了马车。

    沐九陵的马车很大,装三个人绰绰有余,沈清晏坐在一边,垂着眼帘,微凉的指尖紧紧攥着衣袖,心理涌上无限的悲戚。

    涂乙芜坐在沐九陵的怀里,俩人恩爱异常,沈清晏仿佛一个雕塑一样。

    “王爷,沈姐姐的脸色看起来很苍白,是不是不舒服啊!”

    涂乙芜一脸示威的看向沈清晏,眼里有着炫耀。

    “祸害遗千年,不用理她!”

    沐九陵连眼神都懒得给沈清晏一眼。

    沈清晏扯起一抹苦笑,也不搭话,眸光看向窗外,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平复内心的悲伤。

    马车来到了宫门,径直地驶了进去,兴国朝阳门,崇德门,马车方才停下,沈清晏率先下了马车,涂乙芜身上的脂粉味,已经快要让沈清晏受不了。

    下了马车微风吹过,沈清晏才觉得好了一些,身后便传来涂乙芜娇柔的声音“王爷,啊……”

    涂乙芜脚下一滑,身子向前倾去。

    沐九陵连忙接住,把涂乙芜从马车上抱了下来,一脸责备的说道“怎么不小心一点,摔坏了怎么办?”

    说着,还一脸认真的检查起涂乙芜来。

    沈清晏捏紧了指尖,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一对鸳鸯,可胸口剧烈的起伏,却暗示着沈清晏的怒气。

    “有王爷在,我不怕!”

    涂乙芜一脸娇羞的看向沐九陵,脸上泛起了红晕。

    “王爷,太妃吩咐了,今天只允许您带王妃一人入宫,其他闲杂人等,不得带进皇宫!”

    一名管事公公,硬着头皮走了过来,浑身冒着冷汗。

    涂乙芜脸上一僵,心理泛起了滔天怒气,不着痕迹的瞪了沈清晏一眼,低下头,隐藏起心理的妒火,身子微微颤了颤。

    “该死的……”

    沐九陵忍不住狠狠瞪向沈清晏,要不是沈清晏非要嫁给自己,今日涂乙芜便不会受此侮辱。

    “王爷,乙芜没关系的,您陪着沈姐姐进去吧!”

    涂乙芜低垂着头,身子抖动的厉害。

    “乙芜,为何你总是如此善解人意,跟某些人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差!”

    沐九陵心疼的把涂乙芜拥入怀里,瞪向一旁的沈清晏。

    涂乙芜听到沐九陵这样说,心理稍微好受了一些,抬起小脸,上面有两行晶莹的泪珠,看起来楚楚可怜。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