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沈清晏呆呆的看着满地的碎片和汤汁。

    “王妃……”

    琉翠从沉香院赶来,扶住她的手臂,神情尽是哀伤,“琉翠,对不起你……”

    沈清晏颓然看着她,尚未从涂乙芜突发病疾的事情中缓过来。

    “沈清晏,你这个毒妇!”

    沐九陵带着肃杀之意返回。

    “乙芜怎么样了?”

    沈清晏焦急的上前握住沐九陵的手询问。

    沐九陵的手一挥,沈清晏踉跄倒地,“少装模作样了!

    你抢走阿芜的王妃之位,还在我与她的新婚之夜取而代之,让她在外流离失所。

    而今,我好不容易将她寻回,她何错之有?

    你竟对她下此毒手!”

    “你到底在说什么!”

    沈清晏心中擂起响鼓,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手指绞紧了衣袖。

    “王妃!”

    琉翠突然悲号一声,跪倒在地,“事到如今,琉翠也不想再瞒着王爷。

    是您让琉翠在涂姑娘的参汤里面掺药,想要置她于死地。”

    “你胡说!”

    沈清晏震惊,“你我主仆多年,你不能这样诬陷我!”

    琉翠抱住她,伏在她耳旁低语,“王妃,我对不住您,涂乙芜以我爹娘性命相挟,我实在没办法了。

    您的大恩大德,琉翠铭记在心,若有来生,琉翠给您做牛做马!”

    “琉翠。”

    沈清晏好似知道她要做什么了。

    “王爷,虽是王妃的命令,可药是我下的。”

    琉翠跪在地上,挪移到沐九陵身侧。

    “不是,是我犯的错,我愿意一力承担。”

    沈清晏拉住琉翠。

    沐九陵冷笑,“好一对主仆情深!”

    在沐九陵的一声令下,沈清晏和琉翠被带往地牢。

    她被关在地库,四肢锁住刑具,冷水一点点没过她的身……

    而琉翠,在她面前,被管家用开水浇灌,用铁刷贴着她的肉一下一下的抓梳下来,直至露出白骨。

    “啊啊啊!”

    琉翠的惨叫一声接着一声。

    沈清晏不忍再看,抑制不住的生理性干呕。

    水没过她的头顶,沈清晏用尽全力的挣扎着,终于一点点失去了呼吸的余地,全身无力,在水中飘荡。

    ……

    沈清晏被管家命人打捞起,放在发霉的草席上。

    “王爷,王妃有孕。”

    管家没胆子处置沈清晏,把她打捞起来就遣大夫给她把脉。

    沐九陵目瞪欲裂,踢了她的手臂一下。

    沈清晏缓缓转醒,气息微弱,“九凌……”

    “你以为你怀孕了,本王就治不了你了吗?”

    沐九陵抓住她的衣领,一把把她拽起。

    沈清晏有气无力,声息寡淡,“你忘了吗?

    我是你明媒正娶的王妃,你不能这么对我。”

    “闭嘴!

    本王娶你,从不是真心。”

    沐九陵的手不断收紧,手背青筋暴起。

    “你口口声声说我害涂乙芜,可是沐九陵,这是你欠我的。

    我救过你,你欠我一条命!”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