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敢。”

    沈清晏娇弱的身躯颤抖。

    自她嫁入王府,他从不碰她。

    她以为只要他一直坚守在他背后,就一定能等到他回首的那一刹那。

    可是,不可能了……

    昨日,她斗胆妄为也只是为了他。

    三年前,沐九陵身中剧毒,危在旦夕,为了救他,她逼出体内的长生蛊,将雄蛊引入他身……

    如今,雌蛊反噬,她不想他也受蛊毒所累。

    只有与他诞下子嗣,才能破除蛊毒。

    要不是他对她百般厌恶,她不至于出此下策。

    “王爷,我知道你心里只有涂乙芜,昨夜也让我得偿所愿。

    现求王爷一纸休书。”

    沈清晏澄澈的眼神坚定无比。

    沐九陵的眉头不由拧起。

    他忘不了当初,奄奄一息时,被姨父送至医学世家的沈家。

    沈父漠然摆手,“老夫,爱莫能助,还请将军为王爷准备后事吧……”

    姨夫无奈带他折返。

    突遇暴雨,在破庙歇息。

    这个女人骑着骏马而来,“我可以救他,只是……

    我有个条件!”

    “条件”二字一出……

    他对她,便无半分感激了。

    “休想!”

    沐九陵冰冷的看着她,“沈清晏,王妃之位是你求着本王给你的。

    本王绝不会收回!

    就算是死,本王也要让你坐在王妃的位置上去死。”

    他扬声一喝,“把她给本王关到柴房!”

    沈清晏被关进柴房,眼神无光,摸向自己的小腹。

    师兄说过,只要沐九陵喝了那药,她再与他……

    定能一举得子。

    到时,他身上的蛊毒也就能解除。

    一夜折腾,她的身体本来就没有恢复过来。

    现在还受了酷刑,疼痛充斥了她的身。

    她的身体开始发热,发烧。

    她迷迷糊糊昏睡过去。

    沈清晏再醒来,是被一阵说话声吵醒。

    两个穿着夜行衣的人在王府穿梭行窃。

    现下正躲到柴房分赃。

    “这个碧玉翠镯给你,这盏琉璃灯给我……”

    “欸。

    哪来的女人?

    被丢在这,肯定是犯了错,那就便宜一下我俩。”

    一个男人打起沈清晏的注意,“也给咱哥俩省下上花楼的钱。”

    沈清晏一听,拔腿就跑。

    可眼下,她的身体还虚弱,哪里跑得过那两个人。

    很快她就被那两个人逼到角。

    她微喘着,忙拢着身上那件淡薄的喜服。

    穿着夜行衣的男人毫不掩饰自己猥琐的视线,大剌剌的注视着沈清晏因跑动而起伏不定的身体。

    沈清晏脸色苍白,“我可是这王府的王妃,你们休要放肆。”

    “哈哈。”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