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求饶都不管用(1 / 3)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不过以后该作的还是要作的。本↘书↘首↘发↘求.书.帮?ahref="khttp://m.duanqiufeng.com/"target="_blank">khttp://m.duanqiufeng.com/</a>

    不然他不把我当回事。

    作作更健康。

    得好好跟人学学御夫之道。

    可是没人教教。

    愁死个人。

    “顾亦铭,你头发剃了咋办?”

    “这有什么?不好看么?”

    顾亦铭看了一眼后视镜,松了松领带。

    这要命的动作……

    简直帅到余北心坎坎里了。

    原本顾亦铭是个绅士正派直男,现在多了份邪痞气,不笑还挺酷,一笑就跟要对人干坏事似的。

    余北得管管自己的腿,不能让它们轻易岔开。

    “怎么不说话?真这么丑么?”顾亦铭问。

    “跟只乌龟王八似的哈哈哈!看着就让人想摸两下。”

    “摸!来啊。”

    摸就摸。

    余北直接上手,揉搓他的寸头,真好玩儿,还带点刺刺的感觉。

    都说老虎的屁股摸不得,顾亦铭的脑袋也没人敢摸吧?

    我不光摸,我还盘了。

    余北一得瑟,就想唱歌,哼哼唧唧起来。

    “掀起了你的头盖骨,让我来摸摸你龟——头。”

    妈耶,不小心把心里话唱出来了。

    余北瞬间尴尬。

    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脸皮子薄。

    顾亦铭也扭头看他,余北觉得他这眼神火辣辣的,赶紧缩回了手,低头扣指头。

    “那你摸错地方了呀,你想摸的在下面呢。”

    顾亦铭嘿嘿笑两声,蔫坏蔫坏的。

    自从把头发剃了,顾亦铭越来越痞了。

    啧啧。

    不就是显摆你大呗?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从展示雄性生.殖器来获取征服感的直男癌心理。

    说到底就是没进化完全。

    也不知道在在外头是不是也这么开放,还是只对我?

    想想就很气。

    “你可真浪啊。”

    余北骂他。

    “这算啥?我浪你还没见过呢。”顾亦铭不以为然。

    呸,臭不要脸的。

    余北不想跟他说话了。

    浪吧浪吧,迟早把你邮到尼泊尔。

    “家到了。”

    “哦。”

    余北心情不好,低头找鞋鞋也不见了,之前脱的时候,被他甩到座位下边缝里去了,够不着。

    “你别动。”

    顾亦铭把安全带解开,下车绕过来,开车门,伸手去掏鞋子,身子弯下来,脸贴着余北的大腿,刺头在余北的大腿上磨来磨去,麻麻痒痒的。

    他的姿势就像是在帮余北那啥……

    好半天才掏出来。

    “拿到了,脚。”

    “啊?”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